Twitter一词将被收入英文词典 可为名词或动词
膀胱三角名词解释
今日足球:曼联vs布莱顿 谢菲尔德联队vs赫尔城
谢菲联迎来4亿大决战 英超战绩决定发展
中国台州金华义乌到科特迪瓦阿比让ABIDJAN海运介绍
德甲-美因茨2-0帕德博恩
荷兰赛麦克金尼和奥尔并列领先 德克森一杆进洞
麦克金尼将率欧洲诸强出征美兰湖宝马大师赛
今日赛事解析
阿奴诺比仍未进行对抗训练 猛龙悍将东决恐无法复出

古代埃及阿努比斯神研究

古代埃及阿努比斯神,想必大家都曾有所耳闻,最常见的就是在英雄联盟游戏当中沙漠死神的形象,而且还有咱们看的电影《木乃伊1》中,阿努比斯神的形象也曾有出现。阿努比斯,简单来说就是在古埃及神话中的豺神,木乃伊制作术的发明者,陵墓的守护神。

不光是法老,普通人也有机会重生了。普通人怎么才能重生呢?首先,他得是个好人。

但好人怎么确定呢?古埃及人想了一套办法,在他们的想象中,人死了会接受冥界之神奥西里斯的审判,要经受“称心仪式”的考验。

考古学家在埃及发现了大量表现用天平称量心脏的绘画,天平的一边是死者的心脏,而另一边是代表真理的羽毛。

如果这个人生前清白,没有任何罪孽,心脏就会跟羽毛平衡,死者就能获得重生和不朽。

反之,如果天平倾斜,这个人的心脏就会被丢给天平旁边一个狼头人身的形象怪兽吃掉。

这就是埃及人想象出来的阿努比斯神,他是天平的守护神,负责读取天平称量的结果,报告死者的命运。

重生的第二个条件,是死后的肉体得到妥善的保存,因为它可是重生灵魂的居所。

在古埃及绘画中还会发现,阿努比斯(就是那个狼头人身的神)有时会出现在木乃伊旁边,他同时是防腐者的守护神。

其中最有代表的就是大英博物馆的《亚尼的死者之书》,就讲述了一个人生前做的恶与善要平衡,这样才能进入下一世的轮回,否则就要被阿努比斯神吃掉。

埃及人想象冥府有着天平的存在,于是把它描绘了出来,因此在审判场景的插图里可以见到一个天平,类似于他们日常生活中所熟悉的物件。

埃及人很具逻辑性,想到言辞或是行为是不可能在物质的天平上称重的,于是他们表现的是称量具体的心脏,因为他们宣称所有的思想行为均源于心脏,有时艺术家会把受审判的人的整个身体放到天平的一端去。

很久以前埃及人就有了“公正、真理、律法、正直”的观念,并用玛阿特(maat)一词来表示,这和玛阿特的标志——羽毛——形成对照,这片羽毛是用来称量心脏或者身体的。

埃及人为何不用平常物件而是用羽毛来作为玛阿特的象征,这一点无法解释,也表明埃及人关于心脏称重的所有观点并没有被后人了解清楚。

审判场景是各个不同时期各异的观点、看法的融合,但毋庸置疑的是,在某些遥远的时期,埃及人相信在审判仪式中需要给身体的某部分实际称重。

每个人在死去后就会立即被审判,亡者的灵魂究竟是永远消失还是得到永生与极乐,这个判决会即刻下达;没有充分的证据表示埃及人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复活,或是相信惩罚可以拖延。

生者为亡者的祷告在阻止或修正不利的判决上有多么灵验,埃及人对这一点的看法无从探究,但是各个时代的人们都赋予葬礼祷告和仪式十分重大的意义。

毫无疑问,这么做的原因是这么一个坚定的信仰:祷告和仪式能救赎亡者的灵魂,使其安康。

尼罗河有时泛滥严重,甚至波及埃及最遥远的国界,这就成为奥西里斯(大地之神盖布与天神努特的第一个儿子)和奈芙蒂斯(古埃及神话中房屋和死者的守护神,也是生育之神,赫里奥波里斯九柱神之一)之前那段秘密故事的背景。

人们认为奥西里斯与伊西斯(奈芙蒂斯的姐妹)合法生下了儿子荷鲁斯,奈芙蒂斯秘密地生下了阿努比斯。

奈芙蒂斯诞下的这个儿子,名唤安普,亦称阿努比斯,关于其生父,有一说是奥西里斯,另一说是赛特,还有一说是拉神。

其形象和象征皆为胡狼,这一点似乎可以证明远古时期阿努比斯仅是胡狼神,胡狼常在墓地游荡,因此他也与亡者联系紧密。

古埃及人对阿努比斯的崇拜很可能比奥西里斯还要早。在底比斯修订版《亡灵书》中,阿努比斯有着多重身份,且都举足轻重,其中最重要的是负责亡灵审判和为亡者遗体做防腐处理。

古埃及人历来认为阿努比斯为奥西里斯的遗体做了防腐处理,并用伊西斯和奈芙蒂斯专为奥西里斯编织的亚麻布将其包裹起来。

据说,在荷鲁斯、伊西斯和奈芙蒂斯等的指导下,阿努比斯将奥西里斯的遗体保存的十分完好,永不腐烂。

在《亡灵书》中,停尸架上安放着木乃伊,站在一旁的阿努比斯将双手放在上面,以示守护。

对亡者鼻子的描述以阿努比斯的鼻子为原型,但在《亡灵书》,亡者宣称:“我的双唇与阿努比斯的一式一样。”

《亡灵书》不同章节的记载显示,埃及至少部分地区将阿努比斯奉为冥界的主神,其地位和重要性已同奥西里斯不分上下。

在“审判现场”一章中,阿努比斯代表与之联系密切的奥西里斯,因为调整天平的精确度,确保横梁与地面平行是阿努比斯的职责。

阿努比斯不仅对亡者的心脏进行天平审判,还要留心自己负责守护的遗体,以防意外落入“亡灵吞噬者”手中。

作为墓地守护神,阿努比斯还有一个名字泰普-图-夫(TEP-TU-F),“山丘上的守护者。”

在《亡灵书》第145章,亡灵念道:“安普为亡者做了防腐处理、缠上绷带后,在这水中净身,我也已在这水中净身。”

在第170章中,亡灵被告知“安普,山丘上的守护者,已将你安放妥当,用布将你裹好,你的喉咙是阿努比斯的喉咙”,“你的脸像阿努比斯的脸”。

在冥界为亡者灵魂引路,带领其进入奥西里斯王国一事由阿努比斯和另一位以豺狼为象征的神祇负责,这位神祇名为阿普–乌阿特,或,意为“开路者”。

曾经人们认为阿努比斯和阿普–乌阿特指的是同一位神祇,但现在此说法已站不住脚了。

《亡灵书》第138章的插图中描绘了这样一个场面:人们在阿拜多斯竖起基座以托着装有奥西里斯头颅的匣子。

从基座两侧摆放的各种物品明显可以看出,它们象征着北方和南方,或者东方和西方,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这两只豺狼分别象征阿努比斯和阿普–乌阿特。

他们的职责都是“开路”,因此都可以被称为“阿普–乌阿特”,但严格来讲,阿努比斯是北方的开路者,阿普–乌阿特是南方的开路者。

事实上,阿努比斯是夏至的化身,而阿普–乌阿特是冬至的化身。阿努比斯在铭文中被称为赛克海姆·埃姆·派特(SEKHEM EM PET),通常被认为是奥西里斯的儿子,而阿普–乌阿特则被称为赛克海姆·塔乌依(SEKHEM TAUI),代表奥西里斯。

因此,如果我们看到坟墓石柱上有两只豺狼,就明白此处它们扮演着在奥西里斯王国为亡灵引路的角色,分别负责在天国南北为亡灵引路。

它们与两只荷鲁斯之眼的形象同时出现时,即,象征天地的四个方位,一年的四个季节。

通过阿努比斯,古埃及人了解了将世界分为可见和不可见两部分的地平圈,前者被称为伊西斯,后者被称为奈芙蒂斯。由于地平圈同时触到了光明与黑暗的界限,可被视为两者共有。

因此,古埃及人用狗来象征阿努比斯,认为两者有相似之处,即无论昼夜都同样保持警觉。

简而言之,古埃及神话中的阿努比斯在力量与性质方面都与古希腊神话中的赫卡忒(Hecate)极为相似,后者同时掌管天堂和地狱。

其他人则认为阿努比斯象征时间,阿努比斯被称为狗(Kuon)并非意指他与狗之间的相似之处,尽管这一词普遍具有这层意思,而是因为这一词的另一层含义:孕育。

但是,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古埃及人对狗最为尊崇,尽管冈比西斯一世将埃及人奉为阿匹斯神的小牛犊杀死并扔出神殿后,在其他动物都不敢近前吞食尸体的情况下,狗将尸体吞下,从此失去了一直以来作为头等神圣动物的地位。

严格来讲,阿努比斯应被列为赫利奥波利斯神学体系中的末位神祇,但事实上,他的位置通常被伊西斯和奥西里斯的儿子荷鲁斯取代,荷鲁斯从赛特手中夺回王权使神团完整。

将荷鲁斯和阿努比斯合为一体很可能是祭司在政治上的权宜之计,他发现在他们的神学体系中已没有过去那位冥神(阿努比斯)的一席之地,于是将他等同于荷鲁斯的某个形态(此前赛特神也与荷鲁斯相联结),将两位神祇的属性结合在一起。

于是,新神学体系中的荷鲁斯和阿努比斯就成了旧神学体系中荷鲁斯和赛特的翻版。

这个二元神祇拥有截然不同的两面:作为天国的引路人,引导亡灵去见奥西里斯,他的形象是仁慈的;但作为死亡和毁灭的化身,他又让人感到恐怖。

在阿普列乌斯所著《金驴记》第十一卷中有段非常有趣的描述,从中可知即便到了公元二世纪的古罗马,阿努比斯的信徒仍坚持信奉它具有的双重身份。

描述伊西斯等一行诸神,“众神立刻降临,屈尊走来,其中最前面的一位高昂着狗一般的头和脖颈——他是天堂与地狱的使者,面容忽明忽暗,一会儿亮如白昼,一会儿暗如黑夜。

他身后紧跟着一头母牛,身躯挺直——这头母牛是万物之母、伊西斯女神的象征,欢快队伍中一人把牛抬在肩上,步子威严。

亡灵咒语——通向天国的阶梯;法老的诅咒:探索古埃及神秘的巫术与宗教;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06

第15章,赛特或称苏提与奈芙蒂斯;埃及诸神,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7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