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咕噜》新玩法预告公布 将于9月2日发售
谢菲尔德联队历史:1889年成立 1971年值得回忆
尼日利亚底层妇女的边缘生活
女子到整形医院打“水光针” 事后发现是氯化钠 院方:针剂没问题
欧冠周三009:热刺欲破瓶颈 多特多人缺战
英超仅剩1支球队欧冠不败 请大声说出它的名字!
潜行游戏《魔戒:咕噜》确定将于9月1日发售
电影《黑社会》:握着龙头棍的乐少像极了被魔戒蛊惑的史麦戈
英绘制新世界人口地图 中印两国最突出
英国留学英国大学地图分布

【深谭】秘密文件曝光!美国的邪恶计划藏不住了

自宣布建国以来,在240多年的历史中,美国没有参与战争的时间只有16年。

早在几十年前,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就说过,代理人战争是“最便宜的保险”。

最近,一份秘密文件被曝光,不仅戳破了美国的谎言,也掀开了美国代理人战争的神秘一角。

2017年10月4日,4名美国“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士兵在非洲国家尼日尔丧生,这是美军自1993年以来,在非洲伤亡人数最多的事件。

美国没有在尼日尔发动战争,那又是谁授权美军在那里部署军队开展致命行动呢?

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保持沉默,而白宫方面也拒绝解释特朗普为何不回应此事。

随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出来表示,这一事件信息有限;5个多月后,美国国防部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其中只提到,这些美军被部署到尼日尔是为了“训练、建议和协助尼日尔伙伴部队”。

但谭主在最新披露的这份秘密报告里,找到了这四名美军士兵隶属的项目——“127e”项目。

这个项目的命名依据,是《美国法典》第10卷第127e节。《美国法典》是美国对生效的公法、一般法以及永久性法律的正式汇编。

对于那些支持美国特种作战部队打击的外国部队、非正规部队、团体或个人,美国国防部可以对其提供支持。

这也符合美国国防部在报告中提到的,美军在训练、建议和协助尼日尔伙伴部队。

2001年10月,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随后,中央情报局和美国特种作战部队介入,开始暗中支持阿富汗北方联盟。

尽管中央情报局对这种暗中扶持别国势力的操作已经轻车熟路,也有介入准军事行动的能力,但它毕竟只是个情报机构,有些任务还是要依靠作战部队。

但隶属于美国国防部的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在实际操作中发现,他们并没有资格做这件事——没有任何一条美国法律,赋予该机构向外国代理人提供资金或支持的权力。

没办法,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只能依靠中央情报局的资金开展工作,但美国人自己也承认,这带来了两个部门之间的利益纠葛。

2003年,通过做国会议员的工作,推动扩大特种作战部队非常规作战权力的相关法案成为法律,成了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优先事项之一。第二年,立法成功。

当时的美国社会还被捆绑在“9·11”带来的震撼情绪中,打着“反恐”的旗号,可以说是一路绿灯。

据报告披露,这些美国国防部提供支持的代理人往往会被派遣到美国指导的任务中,针对美国自己定义的敌人,实现美国的目标。

报告显示,2017年到2020年间,美国特种作战部队在全球范围内实施了至少23个“127e”项目。2020年起,在亚太等地区,至少有14个“127e”项目也正在开展。

这些国家,基本都是局势动荡,充满动乱的国家,其政府能动用的武装力量也有限。

据美国驻非洲特种部队司令唐纳德·博尔达克披露,和“127e”项目有伙伴关系的队伍,平均人数在80人到120人,他们接受过美国特种部队训练、拿着美式装备。

这些人去执行美国定下的秘密任务,打击美国所谓的敌人。任务的正义性,很难不让人怀疑。

按照美国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一名官员的透露,该司令部就连美军自己被俘和死伤的人数都不掌握,更不用说去统计有多少无辜的人在这过程中丧生。

死无对证,美国不用背负造成平民伤亡的舆论谴责压力,也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发动下一场行动。

“127e”项目下,这群美军就像幽灵般穿梭在全球数十个国家,悄无声息地执行着军事任务,相关情况,全世界一无所知。

美国为了采取行动创造出法律条文,看似有法律依据,实则干着和法律条文含义所背离的勾当。

以上这些机构,都能通过“127e”项目发起海外军事行动。机构多,隐蔽性强,且缺乏监管,“127e”项目只会更加不可控。而当美国的资金、武器流入这些国家,代理人战争的引擎,也会随之启动。

而能够发起类似于“127e”项目的主体,除了美国军方,还有白宫、国务院,甚至是美国驻外大使馆,这让触发战争的门槛变得极低。

“127e”项目,也揭示了美国最大的恶——让其他国家长时间陷入乱局,使得这些国家几代人都不得翻身。

2010年底,“茉莉花革命”席卷突尼斯,开启了所谓的“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

美国,正是幕后推手。事后的研究表明,“茉莉花革命”中的领头人物,此前都参加过一些美国组织、资助的民主项目。

“茉莉花革命”爆发后,时任美国总统还发表声明,赞扬突尼斯抗议者的“勇气”。转型后的突尼斯,也被美国视为“民主典范”。

既然美国已经将突尼斯视为民主伙伴,为何还要在突尼斯实施用于敌人身上的“127e”项目?

原因,还是在于美国所谓“民主药方”失灵——“茉莉花革命”后的突尼斯,动荡加剧,这也酝酿出国内的反美情绪。

眼见着突尼斯国内亲美的势力已经不具有压倒性优势,美国感觉是时候发起“127e”行动了。

突尼斯换了11位总理,数百位部长,政府像走马灯一样换个不停;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2011年至2020年间下降超过五分之一,国家经济竞争力排名从全球第40位跌落至2019年的第87位。

在利比亚,内战延续了十年,全国陷入割据状态,各地武装派别战乱不休,国际社会的多次斡旋也都以失败告终。

这些,都是北非国家。在美国前总统的“大中东”概念中,北非是中东的向西延伸,也在美国要进行“民主化改造”的对象之列。而“改造”,成了这些国家噩梦的开始。

看起来,美国发动“127e”项目的地区范围,基本不是美国发动大规模战争的地区——相比起来,后者更容易引起注意。

但事实上,在像突尼斯这样的国家发动代理人战争,是美国自冷战就开始的传统,这样持续数十年的行动,其实更值得警惕。

冷战时期的美国代理人战争,选择边缘地带的国家——亚洲的越南、柬埔寨,非洲的安哥拉、莫桑比克等国家,都在其中。

这些国家刚刚完成去殖民化,民族认同感较弱,经常会出现严重的民族与宗教冲突;

美国就是要用超级大国的力量,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这些国家,这和传统的殖民帝国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差别。

现在,美国发动代理人战争的手段更加隐秘,瞄准的地区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2017年到2020年间,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实施了至少23个“127e”项目,2020年起,在亚太等地区,至少有14个也正在开展。

再结合着美国所谓“大国竞争”的国防战略,想要针对谁,想要扰乱谁,不言而喻。

美国的骨子里,还是殖民者的思维。当自己的相对实力下降后,美国想的不是发展自己,而是搅乱别人:

既然我的影响力不够,那我要让你更差,通过搞乱目标对象周边的局势,来削弱其地区影响力,通过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方式,来介入地缘政治。

在这个过程中,美式邪恶已经深深侵入到美国所标榜的治理机制和价值观的“骨髓”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